方逸航 发布的文章

尊敬的各位代表:

  大家好!

  携手同一世界,青年共创未来,是新时代青年们的既定目标,是不竭的生命力,是新时代青年们应该砥砺前行,领跑未来,用自己的力量不断创造新的以青年为核心的新中国,用青年的智慧不断推动世界和平走向美好的未来。以青年为核心的新中国,当以开放包容理解融合以及由衷谦虚的君子风范走向世界,这是时代的当下需要,是不变的诺言。

  当青年开始谋求自己的独立自主,这是青年人的责任。青年为了未来而不懈奋斗,这是青年人的责任。青年开始奋斗,不仅是青年应该具备的正确的政治觉悟和自我建设的意识,更是青年应该具备的青春活力,这是青年应该肩负的责任。因为青年,是时代交织出的一抹绚丽色彩,是未来的希望之光,更是青年应该铭记的责任青年人,是搏击世界风云的力量之声,这是青年人的责任。

  责任,让他们不再为未来担忧,他们抓住了自己人生的责任,未来的力量得以源源不断,自信的未来,是青年人的责任。青年人的责任,是正义,是坚定,是决心,是至深的责任,是自我的责任,是青年人应该铭记的责任,因为责任,让他们尽自己的责任。使命,当青年人再前进一步,中华民族的命运,就要变得更加光明,中华民族的复兴,就要在这历史翻滚变幻的当中焕发出夺目的光彩,这是历史使命的实现,是青年人历经沧桑而未曾放弃的责任的使命,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决心。泱泱华夏五千年历史,在多少艰辛卓绝的岁月里,也正是因为这历史的责任,我们才得以华丽的今天,也正是因为这历史的责任,我们才得以稳定的今天,更是因为这责任的使命,我们才得以如此快速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民族做出更大的贡献。

  历史的使命是任何人都不可推卸的责任,历史的历程是苦难磨炼的意志,磨砺了毅力,为了未来创造更加坚实的力量。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如何审视自我呢?首先要正视自我。正视自我首先要搞清楚,我是谁?我要什么?我要什么?我想要什么?这些问题不清楚,正视自我就无从着手。

  现在学生普遍存在很大精神危机,尤其体现在各类社会热议问题上,这种危机之所以会发生,原因就在于大部分人并没有弄清自我,也没有弄清楚所处社会的位置和限度。盲目跟着热闹走,没有弄清自己,更没有弄清楚所处社会的形态,这样的人生难有不失败的。确定自己的位置和限度,并不容易,需要有自知之明。

  没有自知之明而肆意放纵自己,那是无可救药的。但如果不得不做出决定,就要以积极进取的精神对待自己,通过学习和反思,通过与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来实现自己的意义。有意义的人生是要靠学习和反思来确定的。学习和反思需要从自我的内心出发,但只有真正充满了生命力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

  学习和反思仅仅是人生的过程,人生的意义在于通过这过程去体会人生。倘若人生是一场搏击,人生的意义在于体会和学习,那么,学习和反思仅仅是学习和反思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反思的意义人生会有许多未知,我们要学会的不是用各种语言来分析这过程,而是用各种语言描述这过程。但所谓学会,也只是学会用它们描述自己罢了。

  语言描述过程,当然不可能一以贯之,一个人不可能把所有的词汇都用在同一首诗上。所以,我们必须有自我的语言,自我的世界,自我的世界文学。在进行人生描述时,我们的自我要对应着这个世界,自我是对应世界的。因此,自我的描述要以这个世界为素材,自我的价值要体现在对它的态度上。

  对自我的描述若是以这个世界为素材,它表达的便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在自我描述时,我们需要表达的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而不是自己的态度。这样的自我才是有意义的。所以,自我的描述需要在自我与世界的关系上进行。只有让自我和世界融合起来,这样的自我才是有意义的。

  何为自我?请拭目凝神。内在的心灵怎样与外在的物质世界发生联系?请敞开胸怀。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宇宙,都是要在生命的过程中不断实现自我,完善自我。无论幸福或苦难,都是我们面对的现实。因此,请扪心自问,你所拥有的是生命本有的力量,还是被世俗等社会认同的力量?请从内在心灵中寻找答案。请记住,自我不是世界的主人,而是全世界对待自己的态度。

  世界,他人,世界,所有的人都是自我的建造者。请记住,人生是不能被时间缩减的,时间会磨去所有的痕迹。但无论如何,那一刻就是你的全部。记住,不要害怕,不论生前,还是死后,你都拥有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

  那么,请拥抱他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拥有的不仅仅是现在,更是未来,是三界之外的另一个自我。请记住,上帝不单单是存在着的那个神,那个时刻只是一个时刻,而不是不存在。那无限多的时间中,幸福只属于那心灵中的自己。那无限多的时间中,要做的只是不断充实自己,只有充实自己才拥有的时间的价值。

  当你远离了时间,心灵的美丽也就随之凋零。生命的价值,在于那一次又一次的与时间对话,只有充实自己才拥有的时间的价值。你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总是在夜晚走过那段康庄大道,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为什么别人可以一直说着你不懂,而你却无言?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无人作说,无人作陪,无人分担,心中郁结,久久不能释然。这一刻,你就在和时间对话。

  自我,是不张扬的沉默,是不动声色的坚强,是不引人注目的高雅。

  20世纪,当时理学家们开始纠结一个问题,光到底是波还是粒子?

  为了找到真相,大家决定做一个实验,用一个发射光子的机枪对准双缝发射,假如光束是由粒子组成,那当它通过双缝后呈现在屏幕上时,就一定会留下两道杠,这就和子弹击中目标后会留下孔,是一样的道理,假若光束是由纯波组成,那么屏幕上就会留下如斑马线一样的多道条纹。

  根据波动理论,当水波穿过缝隙时会形成两个波源,两道波源各自震荡干涉,波峰与波峰之间强度叠加,波峰与波谷之间正反抵消,这种屏幕上会出现一道道复杂且唯美的斑马线。

  总之两道杠,粒派胜,斑马线,波派胜。

  第一次实验,把光子机枪对着双缝发射,结果标准的斑马线,第二次实验把光子机枪切换到点射模式,虽然每次只发射一个光子,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还是出现了干涉条纹,这样人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两个狭缝只有一个狭缝有光子,那这个光子是在和谁进行干涉呢?难道他是在和自己干涉吗?

  到这里为止第一个问题出现,为什么会这样?这便是量子力学中的第一个定律,叠加态原理,之前讲的薛定谔的猫,其实就是因为薛定谔不相信叠加态原理,并想告诉玻尔,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不死不活的猫,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由于当时哥本哈根诠释尚未提出,所以这让物理学家感到尤为蹊跷,并开始尝试第三次实验,在屏幕前面加装两个探测器,一边一个,左右排开,哪边的探测器看到光子,就说明光子穿过了那条缝,通过探测器观测到的数据发现,光子确实是指从左缝或者右缝单一通过,正当科学家以为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时候,却突然头皮发麻,并在屏幕上看到了明显的两道杠。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用探测器观测了就有斑马线变为两道杠呢?

  这便是量子力学中的第二个定律,观察者原理,仅仅观测了就会引起叠加态的坍缩,并看到一个确定无疑的结果,由于当时哥本哈根诠释尚未提出,所以他们也是一头雾水,而且光是波还是粒子似乎都说得过去,正当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爱因斯坦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说,光量子假说,并在后来演化成了波粒二象性。

  即光子在传播的时候显示为波性,但是在测量时却显示出粒子性,但我要强调的是,波粒二象性只是性质而不是本质,通俗的说,就是既可以表现出波的性质,又可以表现出粒子的性质,而这其中的变量,只是因为观测方式的不同。

  举一个并不恰当但是很容易理解的例子,你是你爸爸的儿子,你爸爸也是你爷爷的儿子,但是你能说你爸爸就是儿子吗?而光也是一样的道理,到这里为止,所有的疑问似乎都迎刃而解。

  双峰干涉实验可怕吗?不可怕,用波粒二象性足以解释,但是几十年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才是让经典物理学倒塌的关键,这就是1979年惠勒提出的延迟选择实验。

  他们继续重复之前的双缝干涉实验,不过这次只有屏幕没有摄像头,物理学家计算好光子穿过缝的时机,当它穿过后,在最后快要落到屏幕前时,加上探测器,结果无论探测器速度多快,只要最终加上,屏幕上一定是两道杠,反过来,如果一开始有摄像头,哪怕在最后一刻撤掉,屏幕上一定是斑马线,原因就在于探测设备是在光子穿过干涉缝隙之后才对光子造成了影响,但是能影响到光子穿过干涉缝时的状态,这点就很有意思了。

  理论上来讲,冲锋在前是因,被探测在后是果,按照经典物理学的因果律,因能决定果,但在这次实验中,果却能决定了因,也就是说在微观世界中,未来确实能改变从前。

  截止到目前,对于此问题还是没有一个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解释,但是套用玻尔的话,在观测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物理量是客观存在的,你就会发现这一切都能解释,这就是量子力学神奇的地方,他能将双缝干涉实验和延迟选择实验解释得如此完美,在延迟选择实验后,物理学界无一人不再相信量子力学。

  1947年,玻尔将自家族徽设计为中国太极图图案,这足以看出波尔对太极思想的痴迷程度。他认为太极图就是对量子力学最完美的解释,而中国古人也早已在遥远的几千年前就已经领悟到了整个世界的运转规律。从至大无外的宏观宇到至小无内的微观领域基本粒子,其发展变化规律尽在太极之中。众妙之门,无所不在,相互相斥,无始无终。

  不知你是否相信命运的存在,一定要认真读完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很有可能颠覆你的三观。

  其实,薛定谔还是一个反对量子物理学的人。故事还要从20世纪讲起——1927年深秋,在比利时举办的第五届索尔雅会议上,以爱因斯坦为首的传统物理学派和以玻尔为首的哥本哈根学派就量子物理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玻尔认为任何物质在没有被观测前处于一种叠加态,也就是随机的状态,即这个世界是随机和不确定的;但爱因斯坦认为这违背了物理学的基本定律。

  由此,两个物理学派展开了长达百年的世纪之战。

  为了反驳哥本哈根学派,同样支持传统物理学派的薛定谔展开了一个大胆的思想实验,这就是闻名于世的“薛定谔的猫”。也就是将一只猫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不透明密闭容器里。镭的衰变存在几率,如果镭发生衰变,会触发机关打碎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猫就会死;如果镭不发生衰变,猫就存活。

  当盒子关闭时,我们看不到内部,所以镭处在衰变和不衰变的叠加状态,因为镭的状态不确定,所以机关是否打破了装有氰化物的瓶子也不确定,而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的状态不确定,就会导致猫的状态也不确定(好水啊),只有当我们打开箱子查看才能确定猫的生死。

  这时问题也随之出现:当我们没有打开箱子时,这只猫处在什么状态?

  传统物理学派认为,这只猫要么是死的,要么是活的,概率分别为50%;但哥本哈根学派认为这种思考方式是完全错误的,量子力学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允许猫在死和活两种状态之间存在中间态。在经典物理的理解中,猫只有死或者活两种状态。

  到此为止,薛定谔想表达的问题就出现了:他把量子效应放大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就是为了证明一只不死不活的猫在现实世界中实在过于荒谬,这种叠加态根本无法用经典直观的语言去表达,所以这也是“薛定谔的猫”的独特之处。但这个推论如果成立,那么不仅仅是猫,所有的一切当我们不去观察的时候,都是处在不确定的叠加状态,因为世间万物也都是由不确定性的原子所构成的,宇宙的熵只有人们观察后在会降低,但同时又会产生新的熵。

  在此实验后,双方依然进行着无休止的争论,但让人遗憾的是,玻尔和爱因斯坦还是未能在有生之年达成共识,并且直到今天,物理学界都没有一个人能给出近乎完美的答卷。至此,所有事情都指向了导致经典物理学崩塌的那次事件——双缝干涉实验。

陕ICP备2021001766号-2